云轩阁 > 都市言情 > 大侦探的失误 > 第15章 直起你的腰来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云轩阁 www.lukedever.cn】为您提供最快更新!

    全本小说网 www.lukedever.cn,最快更新大侦探的失误最新章节!

    一、打尖

    许津大学毕业,在城市里求职碰了几回壁,就扛起行李卷回了老家万安镇。

    万安镇不大,却是全省有名的粮食加工基地,几十家面粉厂一家挨一家。许津想,镇里厂子这么多,自己这个刚出炉的大学生还怕找不到工作?可是他和寡母两个人一家一家去问,人家都答复说,暂时不缺人。

    娘儿俩这就愁上了,上学时满以为一毕业就会有好工作,想不到还得闲在家里,实在无奈,许津对娘说:“要不我去找一下王叔?他和我爹以前可是好朋友,这个忙他一定会帮。”

    许津娘叹了口气,说:“他那个活儿不好做啊,他就是答应,我还怕你干不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王叔绰号大老王,都五十开外了,但身子骨依然硬朗,他干了一辈子装卸工,现在还领着六个小伙子做粮食装卸。镇上每天运粮车出出进进,都要靠大老王他们两只肩膀一双手,装粮卸粮。这活儿拼的是体力,讲究两百斤的大包扛起来就走,许津从七岁读书读到二十三岁,哪干得了这个?所以许津娘才放心不下。

    可许津再也不愿意闲坐在家里了,第二天他就去找大老王。此时大老王刚把一袋小麦扛上汽车,听了许津的请求,不由左一眼右一眼,打量起了许津的身板儿。看完正要说话,旁边一个瘦小的小伙子先开口了:“你是识文断字的秀才,怎么也干我们这力气活儿?”

    大老王呵斥一声:“刀子嘴,给我打住!”那瘦小伙吓得一吐舌头,拿过装满凉白开的塑料桶,猛灌起来。

    大老王这才对许津说,这里还真缺一个人,但装卸工这活儿又苦又累,先做一天试试吧,然后吩咐刀子嘴:“你来和小许打尖!”

    许津心里纳闷:什么是打尖?却见刀子嘴笑嘻嘻地给他示范:一个大包装两百斤麦子,装卸工自己是扛不到肩上的,必须有另外两个人抬起来,放到他肩膀上。因为要捏着袋子的四个尖角来抬,所以叫“打尖”。

    刀子嘴喊了个号子,许津和他同时抬起一包小麦来,许津只觉得腰椎咯咯地响,两只胳膊像要断掉一样,有心放下不干。可是偷眼看刀子嘴,见他抬着麻包像抬着棉花团一样,还冲自己一脸坏笑。许津一时好胜心起,咬着牙用力一举,终于把麻包放在了大老王肩上。大老王喊了声“好”,说你刚开始做成这样就算不错了。

    两百多个麻包终于都装上了车,许津觉得腰部酸痛难忍,不由弯下腰来。这时刀子嘴又开腔了:“许秀才满肚子墨水,应该挺胸叠肚,直起腰来才对,怎么弯得像个虾米?”说着就伸手来直他的腰。

    许津有心发火,想想自己是新来的,只好忍了。一扭脸,见大家都去喝塑料桶里的凉白开,他也走过去喝,没想到又被刀子嘴拦住:“秀才你喝这个。”刀子嘴递过来的是一个搪瓷缸,里面有水。许津不明所以,像别人一样接过来就灌,想不到一下子烫了嘴,这里面是热水!这下许津彻底爆发了,抡起拳头就要教训刀子嘴,还好被大老王及时拦住了。

    大老王对许津解释,刀子嘴本来姓李,因为嘴皮子爱损人才起了这个绰号,其实为人很不错。他刚才让许津喝热水,是因为刚干完活肠胃正热,一喝凉的会闹病。至于别人喝凉白开没事,是因为他们多少年都习惯了,肠胃像铁打的一样。

    许津还是不高兴,问刀子嘴为什么要笑话自己弯腰,还动手动脚直自己的腰。大老王说:“他这是为你好!做装卸工腰部最受力,如果不是常常有意识地直起腰来,不久就会成驼背!”

    原来是这样!许津觉得刀子嘴不那么讨厌了,他对大老王说:“那么我可以加入装卸队了吗?”

    大老王正要说话,队里的几个小伙子说话了:“后天的事关系着大伙儿的饭碗,要加人也不能加新手,恐怕会输掉。”大老王想了想,才说:“先把活儿做完,小许你上汽车点点大包数,总共三百包小麦。不要装多了,亏了货主。”

    许津顺着架板上了车,开始点起来。司机随后也上了车,看着他点,可是连点了两次,都是三百零一包,正在疑惑,司机悄悄叫他到驾驶室,摇上车窗说:“小麦确实多了一包,你别声张,咱哥俩二一添作五。”说着递过来一百块钱,许津推挡过去,说:“这昧良心的事不能做。”司机一竖大拇指,随即收起钱,下车去喊老王:“喂,你的考核过关了!”

    许津这才省悟,原来干装卸工也要搞招聘考核的一套啊,幸好自己一向不爱占小便宜,不然这个饭碗还真砸了。大老王拍一拍许津肩膀,话却是对大家说的:“装卸工过去有个名字,叫苦力!但咱们凭力气吃饭,对得起天地良心。做人最重要的,就是腰杆要直,良心要正。小许的良心大家都看到了,是我们一伙儿的,就是后天当真输了,我们也要收他。”

    五个小伙子不言语了,最后还是刀子嘴打破沉默:“我们大老王装卸队以前七个人,号称七星聚会,现在八个人了,那就是八仙过海,你们说小许像不像韩湘子?”

    一句话说得大家都笑起来。许津知道自己被大家接纳了,也很高兴,可是转脸一看大老王,却发现他脸上愁云密布,不由想起刚才的话来。后天的事是怎么回事?自己这个新人会不会拉后腿?

    二、叠罗汉

    第三天上午,许津被告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。原来,上个月镇上来了个外地口音的装卸队,打头的叫铁塔刘。这支队伍看上了新成立的永胜面粉公司,声言要揽下这个公司所有的装卸活儿。大老王知道,永胜公司论规模全镇第一,有了它的活儿大家再不愁没活干,所以也去永胜公司揽活儿。结果,大老王就和铁塔刘对上了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同行,有话好商量,大老王就提出扛包较技,三天后看哪个队扛得多,扛得快,永胜的活儿就归谁。铁塔刘欣然答应,他们队总共八个人,大老王的队伍也得八个人才好比,所以才招了许津,但他这个新手自然比不上铁塔刘他们,所以前天才有队员反对。

    比赛场地是在永胜公司的五号库,两队各自把仓房里的面粉装车,谁的卡车先装完谁就获胜。事已至此,许津只好咬牙上了,他暗暗告诉自己,万万不能拖大家后腿。

    毛竹制的架板往卡车后桥上一架,两队的比赛就开始了。面粉五十斤一袋,不需要专门打尖的,由各人自己往肩膀上扛。大老王当先出马,朝自己肩膀上装了四袋,一个摞一个,用行话叫“叠罗汉”,这就是二百斤。他照顾身后的许津新来不久,说:“你装三袋就行了,小心累坏。”

    许津一看,见包括刀子嘴在内,人人都是四袋,不服输的性子又冒上来,说:“你们行,我也行!”

    四袋面粉上了肩,许津就觉得四肢百骸的骨节都好像在嘎吱嘎吱直响,压得直想弯腰。大老王大喝一声:“直起腰,朝前走,跟我上架板!”

    架板向上倾斜四十五度,还是竹制的,一踩上去就打战。这时大老王喊开了号子:“一二一!小许,我喊一你抬左脚,喊二抬右脚!”许津咬牙点头,终于把面粉扛到了卡车上。

    两队都是八个人,都是一趟四袋面粉,许津虽然扛得勉强,但总算没拖后腿,所以速度始终差不多。装了一半的时候,铁塔刘换了战术,他们每个人扛的不再是四袋,而是五袋,二百五十斤!铁塔刘人如其名,高大黑壮,扛着五袋面粉还有说有笑:“五袋面粉才叫叠罗汉,大家伙儿再加把劲!”

    大老王和刀子嘴他们也都跟着扛起了五袋,许津知道自己也必须扛五袋才不会落后,就试着加上一袋,顿时两条腿就打起了哆嗦,不过还是一步一移,上了架板。这时他觉得两条腿像灌了铅,每迈一步都要吐出一口长气,当走到架板中央时,他只觉头晕目眩,再不敢迈腿,就弯着腰悬空停在那里。

    铁塔刘一看,操着外乡口音大笑:“你这两条腿是面条做的吧,怎么那么软?”

    刀子嘴再也忍不住了,大声说:“人家是新毕业的大学生,一时没工作才来的。这场比赛我们认输可以,但是不能嘲笑他。”

    铁塔刘一听,忽然就不笑了,反而喊起来:“大学生?你能放下面子做装卸就是好样的,直起腰,把这一趟装完!”

    大老王和刀子嘴也喊起来:“直起腰,往前走!”在众人的鼓励下,许津再次迈腿,终于走上了卡车。

    当他再次进仓库扛起面粉时,铁塔刘那边发出惊呼,出事了!

    在走架板的时候,所有人必须排着队鱼贯而上,迈腿的节奏则要靠着领队喊号子,这样竹架板的起伏和迈腿节奏正好一致。而刚才铁塔刘可能是一时分神,竟然迈错了腿,结果被架板弹到了外面。要知道,他肩上还扛着二百五十斤面粉,便一齐砸在他身上。不过这人真像铁打的,一骨碌爬起来跟没事人一样,一拱手说:“我这边出了事故,就算输了,永胜的活儿我们不会再沾边!”

    刀子嘴一声欢呼,却被大老王打断:“输的是我们才对。人家是看小许为人硬气,怕一个大学生累出病来,才故意出错的,不然一个经验丰富的领队,哪会迈错腿?人家讲仁义,咱们也不能让人小瞧,走,输就是输了!”

    大老王坚持认输,永胜公司的装卸活儿自然由铁塔刘去接。不料没过多久,永胜公司的周老板就打来电话,告诉大老王,说他听说比赛结果了,但是他信不过外乡人,以后的活儿还是由大老王他们本地人做。大老王听了闷闷不乐,做人要讲信用,输了就要让出活儿,可现在业主周老板这么说,不做又不行,想来想去,他决定亲自去和铁塔刘商量。

    一个多小时后,大老王才回来,他向大家说了和铁塔刘商量的结果:人家周老板明说不用外乡人,谁也没办法,不过以后要是有大活儿急活儿,就两个队一起干。大家听了都表示同意。

    许津回家和娘说了这消息,娘却叹了口气,心疼地抚摸着儿子被压得红肿的肩头,说:“你做装卸工,总不是长久之计啊!娘托了一个亲戚,人家和一家厂子的老板认识,现在去说说看,要是能找到工作,就不用扛大包了。”

    许津听了也没往心里去,他觉得做装卸工也挺好的,虽然比较苦,时间长了就习惯了,再说这帮装卸工为人都不错呢。

    三、撒豆成兵

    这天下午,永胜公司有三辆卡车的小麦要卸到六号库,一车二十吨,三车就是六十吨,而天色阴沉,眼看要下雨,需要及时入库,大老王估摸着自己八个人卸不过来,就向周老板请示,最好让铁塔刘的人来一起做。周老板看看天色,犹豫了一下,答应了。

    卡车直接驶到六号库门口,长长的架板伸入仓库内部,两队十六个人不分彼此,排成一列长队,扛着小麦包下架板。许津有了这些天的锻炼,扛起二百斤的小麦包轻松多了,再说又是卸货,显得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刀子嘴没有扛大包,他的任务是用一把小刀在车上割开绳结,这样大家扛包进仓的时候,可以直接把小麦倒在粮堆上。当然扛的时候开口要朝上,不然就撒了。这时刀子嘴一边割,一边嘀咕:“这批小麦里混了不少生黄豆,看样子是机器收割的,货主也不挑拣一下。”

    哪知就是因为这些黄豆,发生了一场事故。

    这时候扛包下架板的顺序,第一个是铁塔刘,第二个是大老王,第三个就是许津。只见铁塔刘左脚一软,肩上的大包就有点歪,大包可是开口的,立刻有不少粮食撒到架板上。如果粮食都是又尖又长的小麦还好,可是里面还混有圆圆的黄豆,大老王的脚正好踩在黄豆上,脚下一滑就摔下架板,掉在仓库硬邦邦的水泥地面上。

    大老王马上捂着腰“哎哟哎哟”地叫起来,大家慌忙把他送到医院,小麦一卸完,许津他们连招呼也没跟铁塔刘打,就急匆匆去医院看望大老王。医生告诉他们,大老王没大事,已经出院了。他们又去了大老王家里,大老王的家人告诉他们,医生拍了片子,说脊椎有个小黑影,多少有点骨折,休养一百天再说吧。

    大家都知道大老王一家五口,都指着他扛大包生活呢,这一百天他是分文不进啊。刀子嘴忍不住数落起铁塔刘来:“铁塔刘别是故意的吧,我们队长一受伤,以后的活儿还不都归他们?”

    大老王佝偻着腰躺在床上,语调却依然洪亮:“你不要说了,我看得清清楚楚,是他崴了脚,才出差错的,这是老天爷让我休息一百天呢。”说完,他交代大家,装卸队不能没有队长,在这一百天里,他的这七个人就暂时跟铁塔刘干,无论什么事都要听铁塔刘的。

    这话一说,刀子嘴他们心理上多少有点不接受,还是许津脑子快,他笑着说:“这么着吧,这段日子咱们接了活,匀出一份钱来给王叔,直到他能干活为止,怎么样?”

    大家纷纷表示同意。不过这事还得通知永胜公司的周老板,人家是业主。想不到周老板对于两队合并的事非常重视,居然亲自过来和铁塔刘谈了话,问了一堆籍贯家庭之类的话,最后才勉强答应了。

    从此万安镇的两支装卸队合为一支,队长是铁塔刘,总共有十五个人。虽然挣了钱要匀给大老王一份,不过没有了竞争对手,活儿多,钱也不少挣。

    这天,许津扛了一天大包回到家,发现老娘正在灯下剥瓜子,每剥出一个仁儿就放在面盆里。许津平时最爱吃这个,伸手就要抓一把来吃,被老娘一巴掌打开了手,娘说:“别动,这是在给你找工作。”许津暗笑,剥瓜子也能找工作?

    娘说:“这你就别管了,你老王叔扛了一辈子大包,还是出事骨折了,娘可不能眼看着你也这么干一辈子!”

    许津看娘有意卖关子,也就不再问了。

    四、又一支装卸队

    许津他们跟着铁塔刘干了半个月,不料这天,又一支装卸队出现在万安镇,不过这个队伍很奇怪,让大家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,那天中午十二点多,大家正要回家吃饭,忽然看见从镇外驶来一辆拉满面粉的卡车,开车的司机大家认识,是永胜公司的。铁塔刘招呼一声,说又有活儿啦,大家吃个烧饼赶紧走!

    等大家吃完烧饼,来到永胜公司仓库前,发现有一伙人已经开始卸面粉了,看脸孔都是陌生人。刀子嘴有点生气,他们跟周老板有口头协议的,现在怎么又杀出一伙程咬金?于是上前想问问,谁知刚靠近车厢,对方一个络腮胡就腾地跳下车来,挥舞着一根铁棍说:“你们是干什么的?这里不许闲人靠近!”

    刀子嘴见对方来势汹汹,火气也上来了,说:“我还要问你们是干什么的呢,怎么抢我们的装卸活儿?”

    络腮胡一听对方也是装卸队,神情松弛下来,掏出手机就打电话。接电话的是周老板,他听完讲述,让络腮胡把手机拿给铁塔刘。周老板在电话里说,这个新装卸队是他一个朋友介绍来的,总得给他们点活干,以后凡是七号库的装卸活儿,络腮胡他们干,其他库房还是铁塔刘干。

    话说到这分上,铁塔刘只好带人回去。在路上,许津说出了自己的疑惑:络腮胡的装卸队有点怪,光靠七号库那点活儿,怎么够生活?

    刀子嘴接口说:“要说怪,七号库最怪,大家做了这么长时间装卸工,谁也没干过七号库的活儿,谁也没进去瞧过半眼,现在这支怪怪的装卸队包揽了七号库,会不会里面有什么奥妙?”

    这么一说,大家都觉得奇怪起来,都想说叨几句,铁塔刘见状赶紧制止,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不要管闲事,免得惹祸上身。许津一听,不由暗暗纳闷,按说铁塔刘可不是怕事的人,今天怎么突然小心起来了?

    许津回了家,他娘已等他好久了,一见面拽起他就往外走,说赶紧去面试,她为许津找的工作有着落了——本镇涂料厂的赵厂长说他们厂会计病休,正好缺一个会计,让许津去试试。

    在路上,许津就问娘是怎么找到这个门路的,和那盆瓜子有没有关系。许津看到,老娘托人去外地买来最贵的瓜子,又整整剥了两个礼拜,才装满一盆。因为老娘白天活计多,大多是夜晚才有空剥瓜子,熬得眼睛都红肿了,还买了回眼药。

    许津娘说:“虽说赵厂长是亲戚介绍认识的,但现在工作难找,我找他说情,他本来没答应,实在被我磨不过,才端出个面盆来,告诉我,什么时候用剥了皮的瓜子装满这个盆,什么时候才考虑。还好,面盆装满了,他说话还算数。”

    许津问:“他要这么多瓜子做什么?难道都自己吃掉?”许津娘叹了口气,没说话。

    到了涂料厂,许津发现,涂料厂就建在永胜面粉公司隔壁,赵厂长和永胜公司的周老板一样,也是外地客商来本地投资的。这时赵厂长正逗弄一只鸽子,见了许津,他感觉很满意,吩咐上任会计拿过账簿来,做交接工作。

    许津本来就是财经专业毕业的,接这点账务是行家里手,所以很快就完成了一半。赵厂长见他有点累了,就先领他参观厂区。许津很快就发现一个问题,就是厂址选得不好,没有靠大路,涂料运出的时候很不方便。赵厂长解释说,别处的房租比较贵。许津是本地人,闻言心里就打了个问号,他知道万安镇的房租哪里都差不多,赵厂长为什么说假话呢?

    五、七号库

    赵厂长让许津第二天早晨上班,这样许津必须在今天下午就和铁塔刘他们道别。平心而论,许津还真不愿意离开装卸队,他觉得活虽然重,但大伙儿都是正直的人,没社会上的那些钩心斗角。不过他也不愿意把这么多年学到的东西白扔了,最后还是决定,先当一阵子会计再说。

    许津找到铁塔刘,正要提辞职的事,铁塔刘却告诉他,永胜公司又来活儿了,六号库的小麦需要灌装打包。许津心想,先别说自己要走的事了,干完这最后的活儿,大家回家的时候再慢慢说,免得大伙儿伤感,一分心,干活时还容易出事。

    小麦打包的时候,许津负责拿着三十斤重的粮斗往麻袋里灌,瘦小的刀子嘴负责系绳结。这时许津发现,刀子嘴有点心不在焉,隔一会就打量一眼六号库的气窗,那是三米高的一处百叶窗,开口不大。出于好意,许津就打了个招呼:“小李,你速度慢了啊,是不是想媳妇了?”

    刀子嘴今年才十九,听了脸红到脖子梗,接口说:“秀才也练出嘴皮子来了,看来我这刀子嘴后继有人了啊!”许津心里一紧,心想,自己待会儿说出要走的话,大家指不定多伤心呢。

    活儿干完,铁塔刘招呼大家出仓回家,许津跟着人群出来,正想说辞职的事,一抬头发现少了一个人,刀子嘴不见了!他一下想起刚才刀子嘴的神态来,老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,别是被保管员不留神锁在六号库里了吧。要知道,这些粮仓有时候三天都不开一次,被关在里面就麻烦了。许津也是关心则乱,没跟铁塔刘打招呼,就径直回六号库找刀子嘴了。

    保管员听说六号库里有可能锁了个装卸工,慌忙拿钥匙开了库门,领许津进去看。却见库房里只有一堆小麦,并没有人,但是气窗下摞了一堆刚才灌好的大包,百叶窗被挤出个大口子,好像有人钻了出去。保管员爬上麻袋,从百叶窗往外看,就看见窗户外面有一截短墙,短墙一直连接到七号库的百叶窗下,而七号库的百叶窗也开了个口子。

    保管员的脸色立刻就变了,他喊了一声:“出事了,快来人!”

    库房旁的值班室里立刻涌出五六个人来,打头的许津见过,竟是那个新来的装卸队的络腮胡。络腮胡听保管员讲了原委,马上让人控制住许津,然后吩咐保管员,打开七号库!

    神秘的七号库打开了,许津从门外往里看,只见里面是密密实实的面粉袋,袋子上蹲坐着神情愤怒的刀子嘴。许津明白了,原来刀子嘴并没有被锁在六号库,他是特意留在六号库,然后神不知鬼不觉地从气窗爬进了七号库,可是,他为什么要这么做?

    正想着,只听络腮胡一声令下,好几个人冲进七号库,把刀子嘴押了出来。络腮胡问刀子嘴:“你看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刀子嘴咧嘴一笑:“看到了你们不让看的东西。”络腮胡伸手就搜刀子嘴和许津的手机,然后吩咐:“那就对不住了,关起来!”

    许津和刀子嘴被关进了正对七号库大门的一间值班室,外面铁将军把门,还有两条壮汉守卫。刀子嘴透过窗户看着七号库的库门,对许津讲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。

    原来铁塔刘从外省赶来万安镇做装卸工,不是为挣钱,而是为弟弟报仇来的。他弟弟在家乡也是装卸工,在为一家面粉厂卸货时,发现卸的不是面粉,而是滑石粉,联想到当地有人买了这家的面粉,常常拉肚子,便知道肯定是黑心面粉厂掺了滑石粉增重害人。出于义愤,他向工商局举报了,可是没等工商局派人来化验,黑心面粉厂的周老板来了个金蝉蜕壳,转移到万安镇开起永胜公司来了。临走时,还雇人对铁塔刘的弟弟下了黑手,打得他生活不能自理。

    铁塔刘循踪找到这里,发现仇人周老板有保镖护身,只有依靠法律才能报仇,他需要的是有力的证据。一开始铁塔刘只是买了永胜公司的面粉拿去化验,却发现没有问题,因为周老板学精了,黑心面粉不在当地出售,一律出售到外省,具体地点还保密。于是他更换了姓名籍贯,跟大老王他们争永胜公司的地盘,以便找证据。当发现七号库不许旁人过去后,铁塔刘就断定这里有鬼,只要进去,多半能找到证据。后来他发现六号库和七号库的气窗挨得很近,可以从六号库爬过去,但气窗太小了,他钻不进去,就找上了身材瘦小的刀子嘴。刀子嘴没吃过黑心面粉的苦,但是在电视里没少看这种丧尽天良的事,一向是深恶痛绝,所以一拍胸脯答应下来。他钻进七号库后果然发现,那堆积如山的面袋里装的不是面粉,而是磨碎石头做成的滑石粉!

    刀子嘴讲完,许津追悔莫及,要不是自己多事,回六号库寻找刀子嘴,刀子嘴一定能平安离开七号库。刀子嘴反过来安慰他,说他在库房已经给铁塔刘打了手机,说发现了滑石粉,请他速带人来。

    果然两个多小时后,铁塔刘带着装卸队的人来了,身后还有工商局和公安局的人。许津见状跳起来就推门,大喊:“我们被关在这里了!”不料门一推就开,外面守着的大汉也不见了。

    铁塔刘跑过来,一见刀子嘴就问:“滑石粉在哪个库房?”刀子嘴一指:“七号!”

    这时周老板也跟来了,表现得异常积极,没等警察说话,他就吩咐管理员:“把七号库打开,让警察同志看看!”仓库的大门推开,里面竟然空无一物!许津看一眼刀子嘴,两人都万分惊讶,仓房只有一个门一个窗啊,刚才他们不错眼珠地看着仓库大门和百叶窗,没见有东西搬出来,怎么就凭空消失了?

    六、直起腰来

    周老板见状对着铁塔刘冷笑:“你说我的库房里有滑石粉?纯属胡说嘛。还有,你说我关了你们两个人,这两位好端端地坐在值班室,行动可是自由的。要知道,诬告会被判刑的!”

    这下连警察们也疑惑起来,铁塔刘急得冲刀子嘴直叫:“你说你亲眼看见的,怎么又没了?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身后人群里走出个拄拐杖的人,这人弯着腰走进七号库,用拐杖一路敲一路听,走到墙角处忽然说:“这里声音不对,有地道!”

    这人不是别人,正是大老王!

    许津先跳起来,问:“王叔,你不是要养一百天才能下地吗,怎么跑出来了?”

    大老王忽地扔掉拐杖,直起了腰杆:“那回比赛完后,永胜公司不用铁塔刘的队伍,我去找铁塔刘商量,他就告诉了我一切。我摔跤是障眼法,好让铁塔刘有借口领导装卸队,为他找证据提供方便。腰椎上的阴影,是十多年前的老毛病,早就好啦。”

    一转脸,大老王又对铁塔刘说:“那天我在六号库摔在水泥地上,无意中听出地下有空洞的声音,就猜想有地道。我回到家也没闲着,一到晚上就在永胜公司大门口溜达,结果我发现,那个络腮胡有一天从六号库进去,竟从七号库出来。靠他的块头是不可能钻百叶窗的,这说明有地道!”

    警察按大老王所指,果然在墙角找到了地道口。顺地道找过去,十多吨滑石粉果然堆在六号库里。原来周老板发现许津和刀子嘴看到了七号库的滑石粉,知道这两人是当地人,无法杀人灭口,就指使亲信络腮胡他们,把滑石粉由地道搬到六号库。照他的想法,六号库许津他们刚刚看过,一定不会再看一次,可是万万想不到,会被暗中观察多日的大老王看破玄机。

    到了这种时候,没想到周老板还有最后一招,他对警察说:“您可能是误会了,这些东西是隔壁涂料厂的赵厂长暂存在我这里的,不信你们问问。”

    说着打起了手机。

    赵厂长很快来了,他说:“我们做涂料要用到大量滑石粉,又没地方放,才放到他这里的。”大老王不信:“那你们没事挖地道干啥?”周老板显然早有对策:“我们买的是以前的军备旧库房,地道原来就有,不信可以查资料。”

    这才叫天衣无缝,大老王铁塔刘他们都没词了。幸好工商局的同志经验丰富,问了赵厂长一个关键问题:“你说滑石粉是你们涂料厂的,那应该有账啊,我们看看账本可以吗?”

    赵厂长还是不慌不忙:“因为新旧会计刚刚交接工作,账本暂时封存了。不过我们的新会计就在这里,账上有没有滑石粉可以问许津。”

    刹那间,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许津。许津一清二楚,账上根本没有滑石粉,同时他也明白了涂料厂为什么要建在永胜公司隔壁,因为他们是一丘之貉。但是自己要说出真相吗?一旦说出,会计工作自然没有了,老娘的一脸盆瓜子也白剥了……就在他略一犹豫的时候,耳边响起了大老王的大喝:“铁塔刘来到咱们万安镇,他对咱掏心窝子,咱也得尽力帮忙。你的腰杆要直,良心要正!”

    许津终于讲出真相,周老板和赵厂长被押走了,而他的会计工作也丢了。不过他不后悔,真正为难的是,该怎样跟母亲说?

    送走千恩万谢的铁塔刘后,许津回了家,面对老娘,他不知从何说起,只是咕哝一句:“会计的工作,丢了。”

    许津娘已经从街坊口中知道了来龙去脉,她对许津说:“你做得对,你知道那赵厂长让我剥一脸盆瓜子仁做什么用吗?用来喂他的鸽子!这是不把咱们当人看啊。直起你的腰来,这种人咱不侍候!”手机用户请浏览m.yxgxz.com 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88爰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