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轩阁 > 都市言情 > 大侦探的失误 > 第1章 皇室美人蛇变案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云轩阁 www.lukedever.cn】为您提供最快更新!

    全本小说网 www.lukedever.cn,最快更新大侦探的失误最新章节!

    一、殡天

    宣府地处燕山脚下,一向以温泉众多著名。这一年皇上最为宠幸的白美人回乡归宁,正好路过宣府,当晚住宿在宣府胡知府的官衙内。

    用过晚膳,眼见白美人面有忧色,随身的赵嬷嬷小心问道:“娘娘可是为玉体贵恙忧愁?”白美人忧愁更甚,眼角竟是有泪要滴下。其实她的病只是癣疥小恙,但在斗争激烈的宫廷却是非同小可,因为她若长时间难以陪侍皇上,那么死对头张美人自然会轻松上位。到时候,只怕是死无葬身之地了。

    赵嬷嬷一向善于察言观色,见状便说:“奴才就是这宣府人士,早就听说此地硫黄温泉对于皮肤病症有奇效,娘娘何不滞留几日,洗浴一番试试?”白美人闻言点头应允,不过郑重嘱咐,温泉浴所不但要干净整洁,而且要安全隐秘,不要失了皇家体统。

    赵嬷嬷得了钧旨,立即去找宣府第一阔商胡老板。胡老板竟是早有准备,立时派出手下清扫自家的温泉别墅,准备迎接白美人的凤驾。

    第二天午后,白美人的鸾驾搬出知府官衙,住进了温泉别墅。别墅内原有的闲杂人等一律清除,内院只留下白美人带来的丫环宫女,外层是皇上亲派的黄统领和他属下的八名护卫,再外层,是胡知府指派的一干衙役,正所谓铜墙铁壁,万无一失。

    众守卫兢兢业业,不敢稍有疏忽,因为大家都知道,白美人圣眷正隆,万一出点差错,脑袋搬家事小,弄不好还会灭了九族!可就在这样的防卫下,白美人还是出了事!

    当晚酉时,白美人独自进入倚山壁而建的温泉浴房,踏入光滑如玉的西洋式浴缸,此时由山壁自动流出的温泉已将浴缸充满,同时由浴缸另一端流出。水面热气蒸腾,漂浮着五颜六色的花瓣。无论怎么说,这场景是安全祥和的,看不到一丝危险气息。可是白美人洗了两个时辰后,仍没有召唤房外等候的丫环,最后还是赵嬷嬷觉得不对劲,仗着自己深受宠幸独自进房察看,结果很快发出一声惊呼:“娘娘她,殡天了!”

    二、蛇变

    此时黄统领正带领八名兄弟弓上弦刀出鞘,精神抖擞地盯着外面,谁承想内里喊了起来。娘娘殡天了?黄统领头皮一麻,真是怕什么来什么。瞅瞅四下的兄弟,都是面如土色,两条腿直筛糠。不过事已至此,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。他厉喝一声:“跟我去看看,我就不信,咱们这固若金汤的守卫也会出岔子!”

    当来到温泉浴房,白美人的尸体已经被套上衣服,停放在外面。刚一入眼,黄统领就看见尸体雪白的颈项上,有着蝶状紫红扼痕,再加上口唇紫绀,都说明白美人是被掐死的。他问赵嬷嬷,她进温泉浴房时看到了什么?赵嬷嬷说,她看到白美人整个倒在西洋式浴缸里,水都淹过了头脸,周围衣架皂盒等物一片凌乱,好像被什么人打翻了。

    莫非有歹徒进来?黄统领走进温泉浴房,仔细打量现场。只见房子除了出水的一面是山壁自然而成,另三面都是木质结构,只有一扇木窗。为保温窗子没有打开,上面的卡簧完好无损,窗台没有任何痕迹,可以排除歹徒由窗而入。大门处赵嬷嬷和四个丫环十只眼珠瞅着,苍蝇也飞不进去。这就奇了,歹徒是怎么进去的?

    再看室内摆设,西洋式浴缸居中而放,是那种可以整个人躺进去的,山壁出水口和石块砌的入水口都只有筷子粗细,绝对进不了人。四外家什凌乱,好像经过什么剧烈搏斗,可是为何房外的人没听到一点声响?黄统领越看越百思不解,只好走出房外,命人通报本地官员胡知府,让他想法破案。一旦能成功抓到凶手,说不定这一场塌天祸事能免除呢。

    此时正当午夜,胡知府是被从被窝里揪出来的。他一听这情况差点尿了裤子,急急忙忙骑马赶来。一到现场,就发现赵嬷嬷和四个丫环都被关了起来,白美人尸体已经入棺,棺盖虚掩。棺木四周由黄统领的八名手下团团围绕,其他人都被远远地赶开。黄统领说出自己的看法,既然温泉浴房窗子紧闭,那就是由房门进去的,四个丫环和赵嬷嬷一定是知情者,只有慢慢审讯这些人了。

    胡知府闻听,连连摇头,说时间不等人啊,一旦皇上知道此事,咱们还破不了案,那就麻烦了。如今,只有请动一个高人了,黄统领忙问:“这人是哪位名捕?”胡知府道:“他不是名捕,是个名医,人称宋老先生。但他素来精研前朝《洗冤集录》,曾帮我破过不少奇案。只是,此人性格古怪,还得我利用多年交情,亲身去请才行。”

    宋老先生住在城外的药铺,由胡知府骑了快马去请。到了才知道,宋老先生连夜去乡下治瘟疫去了,目前还没回来。胡知府又马不停蹄到了乡下,这才找到他。宋老先生愁眉不展,说这场瘟疫好生凶猛,已死了很多人,可惜他这里缺了一味药,不然不会这么严重。

    胡知府顾不上听这些,一把拉他上马就走。就在路途上,他才说明事情原委,事关多少人的性命,不得不请宋老先生出马了。宋老先生倒未推辞,只是说他去看看现场就走,找不找得到线索都不能强留,乡下也是救人如救火啊。

    到了现场,宋老先生直奔棺木,他要先验尸。这时棺木仍由黄统领和八名手下守着,他们合力推开棺盖。忽然间,棺木里猛然窜出一条筷子粗的白蛇,朝黄统领咬过来。黄统领毕竟武艺高强,一刀就把白蛇砍成两段。可是大家再往棺材里瞧,白美人的尸体却不见了。众人面面相觑,难道,白美人就是蛇精变的?

    三、升仙

    隔了半晌,还是胡知府战战兢兢地先开了言:“我看过一个叫《白蛇传》的折子戏,说有个白娘子白素贞,就是白蛇成精变人,后来端午节喝了雄黄酒,这才现出原形。温泉里没有雄黄,但是有硫黄,难道说——”话音未落就被黄统领一把捂住了嘴:“你还要命不?这事能胡说?”他看看在场的众人,宋老先生、八名手下护卫,还有胡知府,道:“我听说民间有狐、黄、白、柳之说,白就是指白蛇,人称白大仙。人家是仙不是精,大家把招子放亮,今天这事情是升仙!”

    这就是黄统领的老辣之处。如果说一直陪皇上睡觉的白美人是蛇精,那么凡是知道这事的,一个都活不了。要是说成神仙就不同了,皇上本来就好道,时不时服食仙丹以求长生,一旦听说他最宠爱的美人羽化成仙,重返瑶池,会觉得他是福德深厚,大有仙缘,说不定还会奖赏一干人等。

    计议已定,然后就是统一说辞了。胡知府是两榜进士出身,立时挥动如花妙笔,写出来让大家背:时近酉时,白美人忽然言道,尘缘已尽,西王母将遣蝶仙来接,诸位替我带言给圣上,日后天庭相见。随即入浴。浴毕,已香消玉殒矣。诸人正欲收敛遗体,美人脖项忽现一蝴蝶,托遗体升空而去。是时彩霞满空,诸人皆见。

    等众人背熟,胡知府去写上奏的折子,黄统领去嘱咐赵嬷嬷和那四个丫环,要她们统一口径。这五个人将来面见皇上时,是重要的人证,一点马虎不得。这时有护卫过来要埋掉白蛇,宋老先生道:“这个不劳您动手,我来。”说着他先在棺木里四下闻闻,似乎若有所悟,又抓出白蛇,发现肚子鼓鼓的。他拔出一把小刀,把蛇肚子剖开,里面是只还未消化的老鼠。

    宋老先生把白蛇连同老鼠一起埋了,同时漫不经心地问那名护卫:“敢问官爷晚间睡觉冷不冷?宣府地处燕山脚下,西风冷硬,住正房还好,住东西厢房的话,就要多加被褥。”护卫答道:“我们正是住在西厢房,这么说,我还是叫上弟兄们,上街买点皮棉袄最好。”

    护卫答完话,和另七名护卫上街去了。宋老先生看看四下没人,径直来到护卫驻扎的西厢房。一路走一路找,忽然看到有只老鼠大白天的蹿出来,又跑进一间空屋子。他紧跟着进去,发现有三四只老鼠对着地面猛挖,而地面是新填不久的土。

    宋老先生立刻找来铲子,赶开老鼠后挖起来。不多时他就挖出一卷破席,席子里面,卷着的正是白美人的尸体!

    “果然是这样。”宋老先生喃喃说着,不留神有人进了房,把一把刀横在他脖子上:“先生,已经完结的事,你何苦又翻出来?”

    四、真相

    面对冷森森的刀锋,宋老先生不敢扭头,勉强转过眼珠看去,发现持刀的人是黄统领。黄统领问:“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?”宋老先生道:“我是个开药铺的郎中,刚才一推棺盖,就闻到一种罕见草药的味道,那是鼠尾花的香气。这鼠尾花,正是我治疗乡下瘟疫缺乏的主药。”

    黄统领有些不耐烦:“这草药跟我有什么关系?再不快讲就杀了你。”宋老先生还是不紧不慢:“你别忙,疑点正是从这鼠尾花香上来。鼠尾花开前为鼠尾草,一钱不值,到处都是,可是一旦开花,不但能治瘟疫,而且老鼠极其喜欢吃,也因此,大多数鼠尾花刚刚一开放就被老鼠吃掉,剩下的因稀少而极其珍贵。我在棺材里闻到鼠尾花的香气,又看到白蛇肚子里的老鼠,就猜出所谓白美人变蛇,纯属无稽之谈,分明是嗅到香气的老鼠钻进虚掩的棺材,白蛇为吃老鼠也随后进入的。”

    黄统领微微点头:“你说得不无道理,可是怎会猜到尸体在这里?”宋老先生道:“既然美人变蛇是假的,那么尸体一定是被人搬走了。统领手下的护卫对棺材严加把守,要说能被搬走,也只有统领自己下手才对。我想当时夜色漆黑,你们又人生地不熟,匆忙之下多半会掩埋在住地附近,果然我在这里找到了尸体。说实话,我对这个案子不感兴趣,但是鼠尾花关系天下苍生,想借机找到这种药草,可是,我想不通,你们为什么要搬走尸体?”

    黄统领叹了口气:“我们是钦点护卫白美人的,现在她出了事,又迟迟找不出凶手,一旦回京,我和八名兄弟保证个个人头落地。唯一活命之机,就是藏匿尸体,再假造升仙。其间没想到多出个白蛇来,还好没有出大错。宋老先生何苦又挖她出来,这不是逼我杀人灭口吗?”这话一说完,他手腕就加了力。

    宋老先生慌忙说:“等等,我已找到真正的凶手!”说着一指白美人脖颈上的蝶形紫红掐痕:“古书所载,这痕迹应该随尸体腐败而变色,先紫红,后紫青,最后全黑。可是这颜色始终未变,分明是伪造!”说着用手指沾唾液一抹,竟抹下一指头紫红颜色。“统领讲过,当时首先进房的是赵嬷嬷,那么要作假只她有机会,只要审问她,凶手不难抓到。统领你要是破得此案,皇上一定不会降罪的,而靠升仙这种虚无之事,跟赌命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黄统领思忖再三,终于收回腰刀,吩咐外面的护卫:“给我带赵嬷嬷来。”

    赵嬷嬷一见假造掐痕被拆穿,立刻全说了。原来她不但是宣府本地人,论起来还是阔商胡老板的本家三姨妈。胡老板钱赚得太多,就想过几天官瘾,可是他目不识丁,走科举当然没戏,就打算走走白美人的门路。他重金贿赂赵嬷嬷,想方设法安排白美人来自己这里洗温泉,只要白美人洗高兴了,自己当官还不是一句话?没承想,白美人一点伤痕没有就死在浴缸里,赵嬷嬷一想,看样子既非自杀也非他杀,那么一定是这温泉出了意外,只要一追查,外甥胡老板自然跑不了,自己收了人家的钱,轻里说也得问个充军三千里。于是她灵机一动,先用胭脂假造了伤痕,又踢翻家什等物,造成有外来凶手进来杀人。这样,罪责就转到了负责守卫的黄统领身上。

    黄统领这个气,抽刀就要砍赵嬷嬷,被宋老先生慌忙拦住,说这是重要人证,莽撞不得,现在当务之急是去温泉浴房查看死亡真相。黄统领点头应允。

    一行人来到温泉浴房,宋老先生一看浴缸里的鼠尾花瓣直叹气,这才叫暴殄天物,这能救多少人啊,慌忙找了个布口袋就往里打捞。黄统领心里焦急,不过要借重他破案,也没阻拦。等捞完了,宋老先生才仔细看西洋浴缸,发现格外光滑,又嗅嗅温泉水,只觉硫黄气息重得异常,只是被鼠尾花香掩盖,一般人很难察觉。这水不像天然生成的啊,他不由仔细打量起了山壁,越打量越起疑,看纹路也有人工痕迹,于是让人找来工具,砸开山壁看看。

    这一砸开,在场的人无不目瞪口呆。山壁后面竟然是空的,准确来说是一间山石搭就的房子,里面有水缸锅灶,有柴火竹筒,还有一大袋硫黄。而温泉浴房的出水孔,是用竹筒和水缸连通在一起。

    五、遗训

    看到这里,大家就都明白了,所谓天然温泉,竟然是胡老板人工建造的一座冒牌货。黄统领大喝一声,给我把胡老板抓来!话音刚落,胡知府领着胡老板就出现在石房子门外:“不用麻烦,我们自己来了,请统领屏退左右,下官有内情回禀。”

    黄统领挥手,除了宋老先生,其余人等都出去了。胡知府一按胡老板的腰,两人一起跪在地上:“胡老板其实是我亲弟弟,我怕别人议论他靠我发财,才始终不敢说明。其实天然温泉在去年地震的时候就干涸了,可他官迷心窍,用庞大财力假造了一座,偷偷使用人工烧水,再在水里添加硫黄粉。两位千万高抬贵手,还按升仙上报吧,他其实并无大错,一场意外而已。”眼见黄统领神色漠然,胡知府咬咬牙下了血本:“舍弟号称宣府第一阔商,广有家财,两位如若应允,情愿献出八成家财供两位均分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口,黄统领不觉动心,只是觉得升仙一说有如赌博,风险太大,所以迟迟不肯答应。宋老先生却笑道:“小老儿不爱金银爱苍生,我那份送与黄统领吧,告诉我鼠尾花从何处采的即可。黄统领你只管答应就是,回头让胡老板另备一份厚礼,送与宫廷张美人,让张美人吹吹枕边风,就说她梦到白美人在天宫好生快活就是。张美人本是白美人对头,这么一说皇上哪会生疑?”

    事情就这么解决了。黄统领因祸得福,居然发了财,真是意外之喜。宋老先生问当初采花的胡家小婢,才知道是她偷懒没去花市买花,在附近一处隐蔽山崖随意采了野花交差,这一采居然就是鼠尾花,解救乡民也有把握了。张老板虽然庞大家业被分得七七八八,另备厚礼也少花不了,不过脑袋算是保住了。一行人正要走,却被宋老先生拦住,他说据记载鼠尾花无毒,硫黄也无毒,那么白美人的意外出自哪里?所谓医者父母心,鼠尾花是要入药的,他想再去浴房看看。众人知道他脾性古怪,简直就是药痴,只有答应。

    来到浴房,谁也想不到宋老先生竟脱得浑身赤条条,跳进浴缸里。这是要以身试法啊,大家觉得震惊之外,又大感佩服。才半炷香,忽见宋老先生整个人滑倒在浴缸里,水立刻漫过口鼻。众人及时救出他来,还好没有大碍。

    过了半晌,宋老先生才能说话了:“我忽觉浑身无力,口不能言,不由自主就滑倒在浴缸里,先封了这浴房吧,等我研究出内情再开不迟。”

    等回到家,瘟疫病人早已等候在门外,宋老先生急忙拿出鼠尾花煎药,一忙之下就忘了浴房的事。不成想这一忙忙出个积劳成疾,眼看不久于人世,他这才叫儿子拿过家谱,郑重写下两件遗训:一、宋家后人要想方设法解开温泉浴室死人之谜,以防止有人重蹈覆辙,谜底要写在家谱上,以慰他在天之灵。二、胡老板好大一份家业,因为弄虚作假而败落,后人千万不可效仿,慎之。

    时间一晃已到了21世纪,宋老先生后人大学化学系毕业后,做起了批发馒头生意,不几年就发了家。这一天是祭祖的日子,他先焚香净手,然后拿出家谱,翻到宋老先生的第一条遗训处,开始书写:现代科学已查明,白美人入浴用的鼠尾花含有鼠尾碱,使她有类似于醉酒的效果,但不致命,同时硫黄被加热放出剧毒气体硫化氢,因为量小也不致命,但两种物质叠加,使她浑身乏力,坐立不稳,而卧式西洋浴缸太过光滑,就使她滑入水底而窒息。

    回复完这一条,他又翻到第二条遗训处,却直接用笔划掉:“迂腐之见,不要这一条了。”然后冲外面喊:“小张,买硫黄去,待会儿熏馒头要用!”手机用户请浏览m.yxgxz.com 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88爰彩